当前位置:千优问>常见问答>倚天屠龙记关于小昭的简介

倚天屠龙记关于小昭的简介

2022-11-16 19:36:21 编辑:join 浏览量:542

倚天屠龙记关于小昭的简介

性别:女  朝代:元朝  种族:兼有汉人及波斯人血统  语言:汉语,波斯语  父:韩千叶(银叶先生)..杨顶天仇人的儿子  母:黛绮丝(金花婆婆,紫衫龙王)..波斯总教圣处女,明教教主杨顶天义女,明教四大法王之一  性格:天真烂漫,俏皮可爱  样貌:  第一次出场-->右目小,左目大,鼻子和嘴角也都扭曲着,形状极是怕人...左足跛行,背脊驼成弓形...  真面目-->原来她既非驼背,更不是跛脚,双目湛湛有神,修眉端鼻,颊边微现梨涡,直是秀美无伦,只是年纪幼小,身材尚未长成,虽然容色绝丽,却掩不住容颜中的稚气...肤色晶莹,柔美如玉...  肤色奇白,鼻子较常女为高,眼睛中却隐隐有海水之蓝意...比之中原女子,另外有一份好看...  明眸皓齿,桃笑李妍,年纪虽稚,却出落得犹如晓露芙蓉,甚是惹人怜爱...  清秀绝俗的瓜子脸,高鼻雪肤,秋波连慧,眉目之间和黛绮丝有六七分相似,只是小昭的容貌之中,波斯胡人的气息只余下淡淡影子...  心上人:张无忌(1,2)  动心:  20回  张无忌挡在她身前,俯身点燃了药引,眼见一点火花沿着火药线向前烧去。猛地里轰隆一声巨响,一股猛烈的热气冲来,震得他向后退了两步。小昭仰后便倒。他早有防备,伸手揽住了她腰。石室中烟雾弥漫,火把也被热气震熄了。  张无忌道:“小昭,你没事罢?”小昭咳嗽了几下,道:“我……我没事。”  张无忌听她说话有些哽咽,微感奇怪,待得再点燃火把,只见她眼圈儿红了,问道:“怎么?你不舒服么?”  小昭道:“张公子,你……你和我素不相识,为什么待我这样好?”张无忌奇道:“什么呀?”小昭道:“你为什么要挡在我身前?我是个低三下四的奴婢,你……你贵重的千金之躯,怎能遮挡在我身前?”  张无忌微微一笑,说道:“我有什么贵重了?你是个小姑娘,我自是要护着你些儿。”  初恋地点:光明顶上明教秘道  此后无怨无悔地随侍张无忌左右  初吻:  张无忌见她泪珠盈盈,突然间心中激动,伸手将她娇小的身躯抱在怀里。小昭“嘤”的一声,身子微微颤动。张无忌在她樱唇上深深印了一吻,说道:“小昭初时我还怪你欺骗于我,没想到你竟待我这么好。”  小昭将头靠在他宽广的胸脯上,低声道:“公子,我从前确是骗过你的。我妈本是总教三位圣处女之一,奉派前来中土,积立功德,以便回归波斯,继任教主。不料她和我爹爹相见之后,情难自已,不得不叛教和我爹爹成婚。我妈妈自知罪重,将圣处女的七彩宝石戒指传了给我,命我混上光明顶,盗取乾坤大挪移心法。公子,这件事我一直在骗你。但在我心中,我却没对你不起。因为我决不愿做波斯明教的教主,我只盼做你的小丫头,一生一世服侍你,永远不离开你。我跟你说过的是不是?”  张无忌点了点头,抱着她轻柔的身子坐在自己的膝上,又吻了吻她。她温软的嘴唇上沾着泪水,又是甜蜜,又是苦涩。  情敌:赵敏,周芷若,殷离  主子:杨不悔-->张无忌(服侍身边两年)  身份:丫鬟-->波斯总教教主(圣女)  专长:精通五行八卦之术  轻功表现:  张无忌怕小昭跟随不上,右手拉住她手,左手托在她腰间,不即不离的跟在赵敏身后。只奔出十余丈,便觉小昭身子轻飘飘的,脚步移动也甚迅速,他微觉奇怪,手上收回相助的力道,见小昭仍是和自己并肩而行,始终不见落后。虽然他此刻未施上乘轻功,但脚下已是极快,小昭居然仍能跟上...  内功表现:  小昭的呼吸一时快,一时慢,所练显是一门极特异的内功,谢逊眉头一皱,想起一事,心道:“这可奇了,难道这孩子竟是……”  目的:奉母亲之命混上光明顶,盗取乾坤大挪移心法  惊人之举:  故意扭嘴歪鼻,苦心装成丑女模样...  割破手指将鲜血涂在羊皮上,显现心法的字迹...  光明顶之役,舍身相护张...  为救张和母亲,舍身当波斯明教圣女...  机(才)智表现:  20回  小昭道:“‘无妄位’吗?那是伏羲六十四卦的方位之一,干尽午中,坤尽子中,其阳在南,其阴在北。‘无妄’位在‘明夷’位和‘随’位之间。”说着在石室中踏勘方位,走到西北角上,说道:“该在此处了。”  小昭道:“公子说的是。”接过羊皮,请他指出那未练的一十九句,暗暗念诵几遍,记在心中。张无忌笑道:“你记着干什么?”小昭脸一红,说道:“不干什么?我想连公子也练不会,倒要瞧瞧是怎样的难法。”  22回  杨逍续道:“我们带小昭回到光明顶上之后,有一日我教不悔武艺,小昭在旁听着,怎知我解释到六十四卦方位之时,不悔尚未领悟,小昭的眼光已射到了正确的方位之上。”张无忌道:“想是她天资聪颖,悟性比不悔妹自快了一点。”  杨逍道:“初时我也这么想,倒很高兴,但转念一想,起了疑心,故意说了几句极难的口诀,那是我从未教过不悔的。其时日光西照,地火名夷,水火未济,我故意说错了方位,只见她眉头微蹙,竟然发觉了我的错处。从此我便留上了心,知道这小姑娘曾得高人传授,身怀上乘武功,到光明顶上非比寻常,乃是有所为而来。”  23回  “锐金旗攻北方,洪水旗至西南方包抄。”正是小昭的声音。她呼喝之声甫歇,明教中一队白旗教众向东北方冲杀过去,一队黑旗教众兜至西南包抄。元兵分队抵敌,突然间黄旗的厚土旗、青旗的巨木旗教众从中间并肩杀出,犹似一条黄龙、一条青龙卷将出来。元兵阵脚被冲,一阵大乱,当即退后。  小昭手执小旗,站在土丘上指挥教众御敌。五行旗、天鹰旗各路教众都是武艺高强之士,只是首领中毒,登时乱了,但一经小昭以八卦之术布置守御,元兵经久攻不进。  25回  小昭道:“你要是见到她,代我求她一件事成不成?”张无忌奇道:“你有什么事求她?”小昭双臂一伸,道:“向赵姑娘借倚天剑一用,把这铁链儿割断了,否则我终身便这么给绑着不得自由。”张无忌见她神情楚楚,说得极是可怜,心中不忍,便道:“只怕她不肯将宝剑借给我,何况要一直借到这里。”小昭道:“那么……那么,你将我带到她的跟前,请她宝剑一挥,不就成了?”  30回  赵敏道:“我想请问小昭姑娘,那些奇门八卦、阴阳五行之术,是谁教的?你小小年纪,怎地会了这一身出奇的本事?”  小昭道:“这是我家传武功,不值郡主娘娘一笑。”赵敏又问:“令尊是谁?女儿如此了得,父母必是名闻天下的高手。”  小昭道:“家父埋名隐姓,何劳郡主动问?难道你想削我几根指头,逼问我的武功么?”  她小小年纪,口头上对赵敏竟丝毫不让,提到削指之事,更显然意欲挑起周芷若敌忾同仇之心....  助张之举:  20回  1.带张去明教秘道(追成昆)  2.用指血涂抹羊皮助张练乾坤心法  3.取出手帕想替他抹汗  22回  宋青书要杀张时,挡在身前相护  28回  服侍张安睡  30回  1.翻译圣火令文字助张修练  2.为救张答应做波斯明教教主  3.最后一次服侍张换衣梳头  铁链:  明教上代教主得到一块天上落下来的古怪殒石,其中所含金属质地不同于世间任何金铁,锐金旗中的巧匠以之试铸兵刃不成,便铸成此链...  杨逍为防小昭暗中加害不悔,用玄铁铐镣将她铐住(令她行动之时发出叮当声响..)  张向赵敏借倚天剑,将她手脚上铐链一齐削断......  波斯小曲(母亲教的)  “世情推物理,人生贵适意,想人间造物搬兴废。吉藏凶,凶藏吉。”  “富贵那能长富贵?日盈昃,月满亏蚀。地下东南,天高西北,天地尚无完体。”  “展放愁眉,休争闲气。今日容颜,老于昨日。古往今来,尽须如此,管他贤的愚的,贫的和富的。”  “到头这一身,难逃那一日。受用了一朝,一朝便宜。百岁光阴,七十者稀。急急流年,滔滔逝水。”  两百多年前波斯一位著名的诗人峨默做的  名言:  “我说都是阳夫人不好。她若是心中一直有着成昆这个人,原不该嫁阳教主,既已嫁了阳教主,便不该再和成昆私会。”  “木条啊木条,多谢你照亮张公子和我出洞,倘若没有你,我们可就一筹莫展了。”  “羞啊,羞啊!胡子一大把,自己老占便宜,反说吃亏。”  “那你先杀了我再说。”  “谢老爷子,我是服侍公子爷的小丫头,不算在内。”  惊人一句:  “家父埋名隐姓,何劳郡主动问?难道你想削我几根指头,逼问我的武功么?”  情深一句:  “你叫我不装,我就不装。小姐便是杀我,我也不装。”  “你到哪里,我……我也跟到哪里。”  “公子爷,我一定要跟着你,小昭要天天这般服侍你。”  “在光明顶上那山洞之中,我就已打定了主意,你到哪里,我跟到哪里。除非你把我杀了,才能撇下我,你见了我讨厌,不要我陪伴么?”  “只要在你身边,什么危险我都不在乎。公子爷,你带我去罢!”  “我又没要你对我怎样,只要你许我永远服侍你,做你的小丫头,我就心满意足了。”  “公子,这是最后的一次。此后咱们东西相隔万里,会见无日,我便是再想服侍你一次,也是不能的了。”  “公子,这件事我一直在骗你。但在我心中,我却没对你不起。因为我决不愿做波斯明教的教主,我只盼做你的小丫头,一生一世服侍你,永远不离开你。我跟你说过的是不是?”  “公子,咱们今天若非这样,别说做教主,便是做全世界的女皇,我也不愿。”  出现章回:  第19回 祸起萧墙破金汤  第20回 与子共穴相扶将  第21回 排难解纷当六强  第22回 群雄归心约三章  第23回 灵芙醉客绿柳庄  第24回 太极初传柔克刚  第25回 举火燎天何煌煌  第28回 恩断义绝紫衫王  第29回 四女同舟何所望  第30回 东西永隔如参商  金庸小说里的人物。小昭是黛绮丝(即明教四大护法之一“紫衫龙王”,人称“金花婆婆”)和韩千叶(即“银叶先生”)之女,喜欢张无忌,是他的婢女。后成为明教波斯总教教主。  金庸是新时代的人,写的却是旧时代的故事,只不过这个“旧时代”中的人常常带有新时代的特征,因为这个时代是江湖。从现实意义上说,小昭是金学里刻画地最为成功的女性。她深深得爱着张无忌,毫无私利的为张着想,最后却为了母亲和张的明教伤心地泣别了自己最心爱的人。我们看到,她的这种思想感情,是任何一个屈服于父母,和“人之多言”中国传统女性(这样的女子在任何一个时代中都是大多数的)都具有的。  任何个体所产生的爱情,都必有某种严格的限制。《诗经·郑风·将仲子》里的女性要求自己所爱的男子不要再越过墙来找她(“无逾我里,无折我树”),只因“岂敢爱之,畏我父母”。同小昭一样,这是一个个体屈服于群体的典型例子。小昭屈服于群体的压力而驯服得牺牲了自己的爱情,即使她爱的是那么深,那么投入,这是中国传统女性的一个悲剧,也是金学爱情观的一大悲剧,但却是最具现实意义的,我不能对此再有任何的感叹,中国的女性。  温庭筠在《更漏子》下半阕里说“捂桐树,三更雨,不道离别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正写出了小昭那种凄寒入心,绵绵不绝的相思,但小昭却未能”滴到明”教教主张无忌的心上。  张是一个毫无主见的人,特别是在私人的感情问题上,远不如他在武学上得心应手。他对小昭更多的是一种怜惜,而不是爱(虽然他在与四女同舟时是有过此等的幻想)。即使是在海上同小昭别离的那一刻,他想到的也只是小昭的不幸,也许更多的是小昭刚刚译过来的乾坤大挪移的第七层心法,而不是去挽留小昭。从这种爱情的意义上,小昭的爱也更只是一种个体单方面的相思,或者说她仅仅是去爱,而不是被爱,也许金庸在创作这样一个形象时还仅仅只是作为一个花瓶式的陪衬,但这个陪衬已经在不经营间有了自己的生命,从而能给众多的读者某些不同的感想(我们看到这种不经意在文学创作中有着众多的例子,小的角色有时往往具有更深层的魅力)。  “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阙……便纵有万种风情,更与谁人说。”这本是一段经典的爱情别离的场景,如果让我来演绎这一段,小昭绝不会是《郑风·将仲子》中那屈服的女子,也不应是《牡丹亭》中的杜十娘(杜的爱情只是一种强烈的渴望和深层的痛苦),而要是《拍案惊奇》里的罗惜惜“而今已定下日子,我与你就是无夜不会,也只得两个月,有限的了,当与你极尽欢娱而死,无所遗恨。”如此,过了半个月张无忌“有些胆怯了”,怕被人发现。小昭却是“我此身早晚拼是死了,切尽着快活,就败露,也只是一死,怕他什么?”  小昭应该是个性的小昭,虽然张无忌无个性。  当个体对群体极为驯服,一切以群体的意志为归依时,其个性的真正特色也就随之消失了,只剩下些姓名、武功和身世派别的差别,小昭应该闪现出其个性的火花,在个人的感情问题上敢于从个体的要求出发对群体的固执规范进行反抗,使她截然有别于绝大多数臣服于群体压力下而毫无价值的牺牲自己幸福的女性,而且,这种反抗既然纯粹属于个人的性质,也就必然具有个人的独特方式:活着就要获得自身爱情的愉快,而当这种爱情不能再继续下去时,就要”无所遗恨”的走向死亡。这种爱情是否会带来严重的后果根本不在她的考虑之中,因为爱情被终止时她的生命也随之结束,任何后果对她都已不再能产生影响,正如《寻梦》中唱道的:“这般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便酸酸楚楚无人怨。”生也罢,死也罢,一切由着自己的意愿。  我们大可把小昭和张的这段海上别离刻画的比TITANIC还TITANIC,但最后还是只好让他们分离了,因为小昭这个形象在出现以前就已经注定了她的命运,就如同金学中的大多数女性一样,也许人生的道路会有所不同,最终的结局却早已是安排好的了。  我们常常无奈于下面的一点:在某种程度上,人物的性格必须为故事的情节服务,但我们在情节的背后看到的宁愿是我们的矛盾:我们不希望这样,但我们同样也不祈求那样,因为我们在自己的感情和经历的理解中阅读,作者塑造情节,我们塑造形象。我们和作者一样的无奈。  一个人总是在自己的幻想和过去中阅读现在和将来,我们对于某个形象的爱和憎决不是因为他那么的可爱或可恨,而是我们或我们身边的人有过此等的经历,让我们联想到自己,我们总是在大的是非上有相同的意见,是因为我们多年的人生总是告诉我们什么是是和非,难道我们都要有相同的爱憎吗?  所以改写一个注定了命运的角色(特别是当她是中国传统里的女性时),只会令她和作者更痛苦,而不会给读者带来任何的欢娱。  所以,这段话也只能在网络里说说而已,但不管结局如何,我还是一如既往的爱着小昭的。  在这里我只是想谈一些个人的看法,想说一点自己的感想,我爱小昭,因为我们遇到了太多的现实世界的小昭了。我个人认为中国古代文学中最具个性的女性都集中在《红楼梦》、《金瓶梅》、《拍案惊奇》这三部小说里。想了解中国传统女性,只要读一下这三部小说即可。有一部木刻版的《三十三剑客图》图画,当年在民间颇有流传。其中的几个女性在武侠小说包括古典小说里都极有地位和影响,像红线,聂隐娘,赵处女都刻画的极为的形象和逼真,对后来的写作也有很大的影响。我个人认为,读这样的传奇类的小说,最好是读一下原文,再好的白话文都不能表现其古典的汁骨风韵。  金学里的绝大多数女性都很呆板,远没有同时代的男子那样风光,但还是有几个可圈可点的,小昭就是其中最具代表的一个。写一个人一定要写一类人,小昭如果脱离了她的时代和当时的背景,背驶她的类别,小昭也就不再是小昭了。但在谈到她时我还是很痛苦,我爱小昭,但不包括她那种角色。  由小昭我经常想到仪琳,仪琳对令狐冲的爱也许更甚于小昭,更无私于小昭,但仪琳这种角色我不愿谈,因为她太不现实了,太虚构了,我们可以虚构角色,但我们无法虚构现实。脱离了现实的仪琳只是一个伟大的爱情之神,而不是痛苦与挣扎于爱情的小昭,所以我最终选择了小昭。如果说可以选择痛苦的角色的话,我宁愿选择小昭,因为我爱她和她这种形象,即使我很无奈。我们选择生活,只是因为我们爱她,即使我们有时会很痛苦。  任何一个有个性的人在经历了一段痛苦或是刻骨铭心的爱情后,如果她还没有被此而击倒,必将更坚定的面对以后的人生,但愿小昭是这样的人。  我衷心的希望金老在以后塑造这样的人物和形象时,首先想到--  个体在追求自由的爱情时,如果曾对自己的要求作过理性的思考,这种觉醒就无法避免:既然我无权支配自己,不能对自己负责,我又凭什么去追求自由的爱恋呢?

标签:屠龙记,小昭,倚天

版权声明:文章由 千优问 整理收集,来源于互联网或者用户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如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e1000u.net/answer/52121.html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