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千优问>生活百科>求叶冰伦的《你不来,我不走》

求叶冰伦的《你不来,我不走》

2023-10-07 15:58:58 编辑:lily 浏览量:621

求叶冰伦的《你不来,我不走》

求叶冰伦的《你不来,我不走》

你不来我不走》由叶冰伦著,主要内容是:第一次,他对她说,我们一起走,最终他却独自离去;第二次,他对她说,我不来,你不走,而他却失了约,她也不再等待;第三次,他对她说,我来了,你别走,但她依然决绝地离开……那些年错过的阳光,那些年错过的笑脸,让他终于知道,他多想拥抱她,拥抱那些年错过的爱情。当第四次分别来临,他对她说,这一次,你不来,我不走。一次又一次的相聚,一次又一次的分离,所有凝结的回忆都被激活,而她,是否会赴他最后的约会?目录第一章 天灰第二章 混沌第三章 太阳第四章 喘息第五章 偏爱第六章 缺口第七章 殇尽尾声何天第一次碰见翌阳,是在她刚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 因为父母常年在外地做生意,何天六岁以前,一直跟着爷爷奶奶生活。 即便父母不在身边,可妈妈憨厚的性格和爸爸乐观的性格在她身上完美祥世地结合在了一起,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讲,就是一个字――“二”。 她“二”到一看到周围的小伙伴上学了,就哭着喊着要爷爷奶奶去帮她报名。因为她才六岁,没达到上学年龄,爷爷费了好大的劲儿才让她上了学。 妈妈听说她上学了,从外地回来看她,给她买了很多吃的穿的。 她很大方,穿着妈妈给她新买的苏格兰格子裙去学校给同学们发妈妈带回来的各种好吃的。 在何天的小伙伴眼里,她真像个小财主。 那天,何天给玩得好的同学桐含发完吃的,就抱着剩下的东西去找和她在一个学校读书、读五年级的堂哥。 何帆空从何天一入学就开始头疼,他是看着这个堂妹长大的,何天有多“二”,他从小就知道。 估计很多孩子都有这样的哥哥姐姐,觉得有个老爱犯傻的弟弟妹妹很丢脸,所以他们常常会摆出一副高姿态,装作不认识对方。 何天比一般人“二”上几分,因而何帆空的高姿态就比一般人还要高那么几分。 小学里正流行一句顺口溜。 “一年级的小偷,二年级的贼,三年级的美女没人追,四年级的色狼一大堆,五年级的情书满天飞,六年级的鸳鸯一对对。” 何帆空恰恰正处于五年级写情书追女生的阶段。 何天抱着吃的来找他的时候,何帆空正在跟喜欢的女生说话,小脸红扑扑的。 何天站在五年级教室门口,对着她哥就喊:“何帆空。” 闻声,何帆空抬头看到了何天,眉头顿时皱得跟麻花似的。 早在何天进学校前,何帆空就警告过何天在学校见到他不准喊他哥哥,所以这会几何天只能喊他名字。 因为爸爸妈妈个子都比较高,何天从小就比同龄孩子长得高,外加她不怕生,站在其他班同学面前一副自然的表情,何帆空班上的同学都看不出她是一年级的学生,以为是邻班的,都冲着何帆空暧昧地笑。 何帆空牙一咬,扭过头去,装没看到。 何天等不及,她想送完东西去尿尿,可是何帆空就是不出来,甚至连看都不看她一眼,何天以为他没听见,又大喊了一声:“何帆空,出来,给你吃的。” 何帆空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走到门口伸手推何天,冷着脸说:“你是谁啊,我不认识你。” 何天瞬间傻眼了,因为尿憋得慌,她也没跟何帆空吵,把怀里的吃的往何帆空手里一塞,然后急忙往厕所跑。 何天“二”就“二”在明明五楼也有厕所,可她非要跑回一楼解决,结谨轮肢果拖延了时间,跑得急,在转角处撞到人,当场急得就尿了。 被撞的那个人就是翌阳。 很久以后,有人问翌阳,对何天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翌阳说是满身怪味。何天很快就忘了翌阳。  唯一记得那天自己撞了个长得很漂亮的男生,他捂着鼻子厌恶地看着她,而她也因为尿裤子觉得难堪,哭着推开翌阳跑了,只听到身后有男生在喊。  “你尿裤子啦?地上都湿了,好臭。”  她只听到男生们的笑声,却没有听到有人辩解。  何天是一路跑回家的,没有再回班上,等第二天去学校的时候,就听到班上同学说七班有个男生这么大还尿裤子。  当天,那男生成了全校最大的笑料。  可何天却没心没肺地庆幸自己尿裤子没被发现,她心里微微地同情了那小男生一把,硬是没把他跟自己撞到的人联系在一起,更不知道那男生因为没供出她,而被叫了好久的“尿裤子大王”。  就这样何天欢快地度过了她的一年级,二年级……一直到在六年级的儿童节前夕,她又碰上了翌阳。  她是临时被选来顶替他们班的文艺委员杜洁莹来参加年级组圈圈舞的排练的。  杜洁莹第一次来例假,吓得哭回家不排了。班上个子高、模样不错,最重要不怕生不怕羞不会出现怯场的女生,何天是难得的一个。  圈圈舞是今年音乐老师特意给六一儿童节排的节目。  其实所谓的圈圈舞,原本叫做华尔兹。  因为感觉有很多两个人牵着手绕圈圈的动作,所以老师通俗易通地向大家介绍说是圈圈舞。  那年,何天12岁,翌阳13岁,两个人被分到了一组。  当比六岁长高很多的何天,被音乐老师推到翌阳面前的第一秒,翌阳就认出了跟自己配对的女生就是当年尿裤子还把他推到那潮湿的地上,害他被误会的女孩。  翌阳本能地对何天没什么好感,而早就将翌阳忘得光光的何天,再次见到翌阳,盯着翌阳赏心悦目的脸,向来厚脸皮的她很不自然地脸红了,心脏噗噗地跳得很快。  何天其实也会害羞。  她很早就听说过翌阳,应征了那首歌谣,五年级后何天老从班上女生的嘴里听到翌阳这个名字,无外乎就是七班有个男生长得很漂亮,像女孩子似的,叫翌阳。  不知道老师是怎么分配的,十组人中,翌阳是长得最养眼的男生,可是分到的女生何天,却是所有女生中最不起眼的一个。  其实不是何天长得不好看,恰恰何天是标准的鹅蛋脸,皮肤也白,眼睛很大,并且因为她好动,脸蛋常常红扑扑的,是让人一看就觉得很可爱的女生。只是眼前一群女生,个个都留着一头乌黑的长发,梳成各种好看的发型穿着清一色的白衬衫配背带牛仔裙,就何天一个人,是利落的短发,黑色T恤配蓝色牛仔裤。  因为是临时被叫过来排练的,老师没跟她说要穿白衬衫配背带牛仔裙,况且她也没有白衬衫跟牛仔裙。  从一年级那次尿到身上,她就没穿过裙子。她爸爸在外面的生意越做越好,夫妻俩回来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何天一直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平时衣服都是奶奶买的,因为她调皮,何天奶奶为了洗衣服省事,全给她买暗色系耐脏的衣服,几乎把她当男孩子养了。  何天是第一天参加练习,所以步伐什么的一点都不熟悉,外加她没有跳舞底子,所以排练时,她老踩到翌阳的脚。一踩到,她就急忙说对不起,吐吐舌头,一副很懊恼的样子。  翌阳光看着,不说话,只是每被踩到,眉头会蹙下,嘴里闷哼一声,不责怪也不鼓励。  排练了几遍下来,其他人早就练得很熟了,而何天才刚记住步伐。  音乐老师让其他人先走了,留下何天跟翌阳继续练习。  明天就是六一,要正式演出了。音乐老师是很追求完美的人,这节目是她精心排的,自然不想出差错。  每次排练都是放学后,等老师让其他人走后,单独留下何天跟翌阳时,天色其实还不算太晚,但翌阳的眉头皱了皱。  他妈妈不喜欢他回家太晚,她认为只有坏孩子才会晚回家,可她希望翌阳是个听话的好孩子,事实上,翌阳的确是个好孩子。  老师先回办公室整理东西,让翌阳继续教何天步伐。  因为急着回家,可又不好跟老师说出来,心烦的翌阳,原本跳得很好,可是现在老踩错步子,连粗线条的何天也发现了翌阳不在状态上。    “你是不是急着回家?”  当翌阳又一次踩错步子,何天缩回了放在他身上的手,退后了几步,脸红红的,眨着大眼睛问他。  这是排练到现在,他们第一次正式说话。  可是翌阳却没回她,只是头侧着望着屋外灰下来的天色发愣。  “你有事就先走吧。”何天耐着性子继续说。  “……”  翌阳垂下了眼,低头看着被何天踩脏的鞋子,再看看何天被他踩脏的鞋。  “哎,你真别扭,想回家就直说嘛!”何天手叉着腰,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朝翌阳摇摇头。  这时音乐老师过来了,看到两个孩子杵在一边,便笑嘻嘻地问:“练完了啊?”  翌阳想说没有,那边何天已经开口了,可怜巴巴地举着手跟老师叫苦:“我肚子饿了,跳不动了。”  翌阳惊愕地看着她,排练前,明明看到她把两个大面包塞进嘴里,几口解决掉了。  不过他没有说出来,他隐隐的好像知道她为什么撒谎。  老师没好气地白了何天一眼,无奈地说:“那你们先再跳一遍给我看看,成的话,就回去吧!”  翌阳过来拉何天的手,何天瘪着嘴硬着头皮跟他顺着音乐又跳了一遍。他是没错了,可何天还是错了拍子。  看来是不能早回去了,翌阳担忧地看了下天色。  老师拍拍钢琴架,说何天,你这不行,还得练啊,明天就上台表演了。  何天蹬着腿跑到老师身边,谄媚地笑着说:“老师要不你带我跳啊,总比跟他学要快。等我练熟了,明天表演前再跟他排下好了。”  老师想了想说行,那翌阳你先回家,一会儿我来教何天。  翌阳背着书包走到门口,看到教室里的何天朝自己微笑地挥着手。  翌阳咬了咬唇,没回应,转头走了。  何天尴尬地收回手,内心腹诽,真是个不好相处的家伙。  何天边跟着老师练舞,边想,翌阳要么就是听不见要么就是哑巴,怎么她跟他说这么多句话,他都不吭一声。  想想他脸长得这么好看,再想想语文老师常说“上帝是公平的,给人关掉一扇门的时候,必然会给人开扇窗”。上帝让翌阳生得这么好看,所以肯定给他关了门,让他成了聋哑人。  想到这,何天谅解了翌阳不跟她说话的原因,心里还异常同情翌阳。  何天揣着她的臆想跟老师又跳了四十多分钟,总算把步子练熟了,如获大赦,被放回家了。  何天出校门的时候,天已经深黑色了,校园里的路灯都亮了。  她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可是却偏偏怕黑。  在校门口直接坐7路公车就能直接到她住的小区,很方便。因此何天从四年级开始就不需要人接送了。  没有人接她,整个校园里安静得好像就只有她一个人,何天握紧书包带,加快脚步往前走。  身后风呼呼地吹着,卷起落叶在地上刮得嚓嚓直响,有点像人的脚步声。何天害怕地大叫着,将书包放在头上,撒开腿就朝校门外的公车站跑。  “啊啊啊——”何天闭着眼不停地喊着,似乎这样会减轻自己的恐慌,可是闭着眼怎么能看得清路呢?  站在校门口没走的翌阳一看到她像只疯牛般往马路上冲,连忙追出去拉住了她。  翌阳本来早走了。  他也是没人来接的,妈妈平日要去上班,下班回来还得操持家务,而他在五岁就没了爸爸。他妈妈每次都说他爸死了,可是翌阳知道,他爸爸只是跟妈妈离婚了。妈妈生气才说他死了。  翌阳回家也只要坐7路车就能直接到家门口。  本来他已经上车了,但看看天色已经黑了,校门口也没家长,看样子何天没人接,想了想,还是从车上退了下来,在校门口等何天。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等何天,总觉得何天一个女孩子,这么晚自己回家不安全。  何天不知道抓着自己的人是翌阳,“啊啊”叫着低下头就咬住了抓她的手。  翌阳终于吃痛地叫出声来,却还是没放手。  何天听到男孩子的声音,才惊愕地睁开眼睛,望着被自己咬得眼眶红红的翌阳,吞了吞口水,说:“怎么是你?”    “你家住哪里,我送你回家。”翌阳往手腕上的牙齿印那哈着气,问道。  “旌德花园。”何天说。  翌阳愣了愣,心想,何天跟自己住一个小区,他怎么从没见过她。  何天见翌阳主动跟自己说话,看他不是聋子也不是哑巴,愣了会儿,然后自来熟地凑过去,乐呵呵地问他:“你住哪儿啊?”  何天交朋友有个宗旨,那就是一定要问人家住哪儿,这样她好去串门。  她不喜欢早回家,一回家,就要面对爷爷奶奶,何天觉得她跟他们有代沟。所以,何天经常是一放学先去同学家玩一阵子,然后才回家的。  翌阳将被咬疼的手垂了下来,说:“旌德花园。”  何天愣住了,直言说:“你跟我住一个地方哦,我怎么没见过你。”  说完,何天自己拍了下脑门说:“我知道了,因为我从来不在自己家小区玩。”  她同学都在其他小区的。  翌阳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跟着何天坐上了7路车。  翌阳选了离何天较远的座位坐了下来,刚坐下,就发现脖子那儿一热,何天从自己的座位上下来坐到了他的身旁,脸凑在他的耳边,朝他咧着嘴笑着说:“你没走就是为了等我吗?”  说话时,她嘴里呼出来的气扑散在他的脸上,翌阳忍不住地有些脸红,轻声回答:“嗯。”  看着翌阳点头,何天忍不住笑开了花。她觉得翌阳人真好,还想到她晚上回去不安全要送她回家。  可是爷爷奶奶老说她是人精,就算被拐走了还能自己跑回来,所以她觉得翌阳的担心很没必要,不过她心里依然很高兴:“那你刚急着回家,是因为怕回去晚了你爸爸妈妈骂你吗?”  翌阳不知道何天为什么看上去那么兴奋,叽叽喳喳像个小麻雀似的。  听她提到爸爸,翌阳的脸色有些白,犹豫了会儿,还是“嗯”了声。  其实,他是怕妈妈生气,还有,他没有爸爸。  何天听完,很是善解人意地拍拍胸口说:“没关系,一会儿回去我直接去你家向你爸妈解释,说你是因为陪我练舞才晚回去的。”  翌阳摇了摇了摇头,说:“我妈不喜欢我参加文艺活动。”  何天问,为什么?  翌阳沉默了。  因为妈妈说,长得好看又喜欢勾三搭四的男人都是下贱的。  对妈妈而言,参加文艺活动是最能勾三搭四的一种。要不是老师再三要求,他是不想参加的。  他爸爸长得很帅气,以前是给模特公司做摄影师的,后来跟一个女模特好上了,就和他妈妈离婚了。妈妈生气时,老骂他为什么长得像那贱男人。  每次他妈妈骂起他爸,总会说他没用,钱赚得少,还喜欢勾三搭四,没一处好的,她是瞎了眼才嫁给了他。  翌阳知道他妈妈很厉害,是一家医药公司的销售经理,很会赚钱。他对爸爸印象不深,爸爸走的时候,他才五岁,很多事懵懵懂懂。所以,爸爸好不好,他并不清楚。  何天见他长久地不说话,以为他想不出跟他爸妈解释的理由,在一旁热心地给他出主意。对她来说,跟长辈撒谎是她最擅长的事了。  从小时候到现在,她贪玩犯了错误可没少跟爷爷奶奶撒过谎。  没办法,谁叫她又爱玩,又怕被奶奶拿扫帚打。  “这样吧,就说你在我家帮我补课好了。我有成绩单,给你看看,我数学老师说我真该请人补补课了。”  何天边说边伸手从书包里拿她的数学卷子,指着上面的六十八分给翌阳看。  翌阳被她一副没心没肺的表情逗得忍不住弯了弯嘴角。他头一次见到这么老皮老脸的女孩子。    何天那张卷子他们班昨天就考过了。  翌阳在车上快速地教何天改了错题,其实何天好多道题目不是不会做,她方法是对的,但是她很粗心,很多结果算错了。  下车的时候,何天满意地将卷子收回书包里,说:“这就好了,可以跟我家里人交差了,还可以跟你家里人解释。”  翌阳没说话,任由何天跟着自己,朝他家走。  其实他没想说谎的,刚决定等何天的时候,他就做好回去挨打的准备了。  可是,他突然想叛逆一次,不想不吭一声地就被打了。  他妈妈打起来很狠,手里抓到什么就打他,有次他被晾衣架扇了,身上的红印一个礼拜都没消掉。  那次被打,就是一年级他第一次碰到何天那天。  因为何天推了他,妈妈给他买的新裤子上沾到了何天的尿,妈妈也以为是他尿裤子了,骂他蠢,打了他。  何天安静不了几分钟,就又聒噪起来。  一蹦一跳地走在他面前,手插着裤带,倒退着跟他说话。  “我们班那数学卷子只有一个100分,你们班呢?”  “十五个。”  “哇噻,你们班好厉害,那你考了几分?”  “100。”  “哇噻,你好聪明。”  何天从小到大就没考过一百分,对她来说,一百分都是聪明人考的,她立刻朝翌阳竖起大拇指,顶呱呱。  翌阳看她难得一本正经的样子,忍不住地笑了,但很快他的笑容就止住了,他看到了从电梯口冲下来的妈妈。  “你去哪儿了?这么晚才回来!”  妈妈一冲下来,就朝他奔来,冷冷地怒斥道,伸手就抓住他的胳膊,将他往他们住的那栋楼拖。  连解释的时间,她都没给。  何天第一次见到这种状况,她长这么大,没少被奶奶打过,可没有一次像这样让人心生惧意的。  翌阳像突然哑了似的,被她妈拉着一句话也不吭。  他妈甚至都没等到家,就在楼下打他了。  她随手从一旁的树上拽下一根藤条,就朝翌阳挥了下去。打一下,翌阳身子就抖一下。  打了第一下,何天没反应过来,等翌阳妈妈打第二下,何天整个人扑了过去。  “阿姨,你别打他了。他帮我补课去了,真的,你别打了!”  没拦住,藤条还是落在了翌阳的肩膀上。  何天吓得眼眶都红了,她想翌阳怎么都不哭啊?  奶奶常说她能忍痛,每次打都不哭,可是她现在觉得翌阳比她更能忍痛。要是奶奶这么打她,她肯定疼得哭死了。  可翌阳妈妈根本不听何天的解释。何天拦不住她,还被甩在了地上。  “我说过什么?不准晚回家,要晚回来你还不如别回来!你想学你爸不要家了吗?”翌阳妈妈拔高嗓子,尖叫道。  翌阳身子又抖了几下,紧紧地咬着嘴唇不说话。  何天感觉他的嘴都快被咬出血了。  “你这么打他会打死他的!警察会抓你的!”何天看不下去了,气呼呼地从地上站起来,张开双臂像母鸡护小鸡似的挡在翌阳的面前,朝翌阳妈妈大吼道。  翌阳妈妈似乎第一次遭遇小孩子的反抗,她的表情愣了愣,动作僵滞了会儿,但很快又回过神来,恼羞成怒地竟要连何天一起打。  翌阳一惊,想要伸手拉开何天,可何天比他还快,转过身拉着他的手,拽着他就跑。  他的妈妈在身后追着,何天拉着他拼命跑。  那一晚,西南方的某个地方失了火,那个方位的天是火红色的。周围所有的楼都被火光照得光亮刺眼,翌阳就这么傻傻地被何天拉向了那团火。一路上,火光映照着沿途的树影,光影绰绰间,何天脸上坚定的神情让翌阳原本慌乱的心变得无比地安定。  这一刻,无论是前方火舌的肆虐,还是火源周围嘈杂繁乱的救火的人群,都丝毫不能影响翌阳,此时的翌阳眼中,只有何天那张在火光的映照下因为快速奔跑而微微泛红的脸。  后来,当那个女孩告诉他,再灰色的天空都会有放晴的一天,他是她灰暗天空的阳光时,他很想告诉她,那一晚,她是他的太阳。  最热的那抹骄阳。

标签:求叶,冰伦,不来